Clubhouse一周使用體驗,富人名流都在裡面說什麼?6點總結揭開Clubhouse神秘的面紗

別人下“定義”是別人的事,不要被帶著走了,永遠有且僅有我們最直接的感受與體驗,是真實、珍貴、不可被定義的。

Clubhouse會不會很快結束、能火多久關我啥事?我是股東嗎?

這篇文章我會從一個純粹的用戶視角,寫一份使用後的體驗。
瞭解到Clubhouse是2月1號晚上,在我非常喜歡的一個公眾號上看到關於該的文章,順著文章的二維碼,一路到接力群,拿到了邀請碼,網上買了個美區帳號,下載,註冊,開始使用。
Clubhouse背景的話很多文章都已經提及了,這裏就不再復述。

Clubhouse初印象

原諒我最初用的時候沒想過要寫一份體驗的,所以沒有截圖各個流程步驟……

跟大部分app一樣,整個註冊流程會讓你選擇你的興趣愛好,基於你的選擇,給你推薦一大堆建議關注的人。

Clubhouse一周使用體驗-1


進入介面後,基於初期推薦關注的列表,我的主介面開始出現各種各樣的房間,要麼是我關注的人作為房間的“主持人”正在攢的局,要麼是他們進去後正在聽的房間,都會推給我。
簡單劃過幾個房間後,開始有些茫然,找不到特別想聽的房間。
而且因為我當時選擇的標籤都是什麼哲學、心理學、冥想,作為消遣聽的話一時半會一堆專有名詞還是有點吃力…如果我有大把的時間,我可能會先在這些房間內呆一會認真聽聽他們交流(是的我就是英語沒有那麼好,所以我決定,把那些中文互聯網上我喜歡的所有大佬先搜出來,像各個播客主、vlogger、互聯網KOL。然後再從他們的關注列表中,順藤摸瓜,把我熟知的人都給關注一編,整個路徑差不多是:

  1. 搜到KOL A 
  2. 翻閱KOL的關注列表找認識的同圈子KOL B 
  3. 繼續基於KOL B的關注列表 
  4. ……. (以此類推)
  5. 第一波關注列表填充計畫完成

非常詭異的一個行為,讓我一度回想起以前層層翻遍朋友關注列表,只為找到他的小號。

逐漸瞭解內容

在幾乎集齊關注後,我的主頁更加豐富了。
使用第一天的晚上,我的通知欄冒出一個“女公關日常 – 和Elon一起工作的日子”,引起了我非常強烈的興趣,因為我預設這個Elon指的就是大家都知道的那個造特斯拉的男人,直接點進去了房間。 
我不是要說這裏邊的話題討論多麼有趣有料、我在裏邊知道了Elon Musk多少工作習慣、職場趣事,而是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:
我憑什麼相信她和Elon Musk一起工作過?她不是在隨口開扯呢? (我知道大家都認可目前用戶群的品質,不會有人做這種事,姑且當作我為了讓這篇文章能說的下去,給自己拎了個論據吧) 我的驗證路徑可以是:

點擊頭像,進入她的個人主頁,看下是否綁定了twitter、Instagram,(如果有綁定)基於她各類個人主頁來進行一個基礎推斷,(如果有綁定)基於她的個人資訊在Linkin上確認一下。

確認無誤,回到房間,繼續傾聽趣聞。

 這個路徑非常“窺探癖”啊,我寫出來也覺得很奇怪,但是如果我確實需要確保我不是浪費時間聽人在哄騙我,這個路徑是需要的,我總需要確保這個資訊的“真實性”。 那麼問題來了,且不說上邊這個驗證路徑非常繁瑣且不體面,整個路徑都還是基於“有綁定其他個人主頁”這個前提的,萬一沒有,就無法完成驗證。 那麼對我來說,就只存在下一個路徑:我關注的誰進來了這個房間? 然後我看到了第一排第三個名叫Rio的用戶,雖然不是房間的主持人,但是是作為房間內speaker(主持人外的發言人)的角色。
Rio是Clubhouse平臺上的原生大咖嗎?並不是。Rio老師是播客《瘋投圈》的主理人,我從19年初開始關注,基本上50期節目都沒有落下過,也訂閱了《瘋投圈》的知識星球、以及節目另一位主理人黃海老師在“得到”app上的《黃海中國消費產業報告12講》。
基於我過往在這幾個平臺上獲取到的內容交付,我對於Rio老師是具備高信任度的,於是我會把在其他平臺積累的信任,遷移到這個新平臺上,核心仍然是圍繞著“人”的。 於是這個時候我的心理模式會開始預設:

這個房間主持人及內容的真實性經過了他的篩選

基於我對於他的信任,他的篩選也是值得信任的,我可以略過自己作驗證的效率成本

而基於這兩個預設,我會選擇不去鑽牛角尖,而是更輕鬆地得出一個結論:
這個房間的資訊是可信,我可以聽下去。
那個晚上我在這個房間內收穫了非常多有意思的小趣聞,很開心。 

clubhouse備受吹捧的原因


你看,問題仍然是在於“誰說”,或者“誰在”,我會默認“我關注並且在該房間的人”已經先對這個房間作了“判斷”,我只需要相信他的判斷即可。
這也是我理解Clubhouse能夠火起來的原因之一。 所以從這個維度看,Clubhouse給了名人和各個一個額外的釋放資訊的管道,他們自己帶著影響力勢能過來,把自己的受眾也帶了過來。
但是,為什麼受眾粉絲們要跟過來?獲取資訊嗎?獲取資訊為什麼不能去看他們在其他管道和平臺上的內容?文字效率不是更高嗎?
這些都沒錯,但這裏的前提都是:1.你喜歡的人有持續性輸出文字(短或長篇的習慣)2.你喜歡的人的輸出你都能看到(多平臺多管道分發,不僅在朋友圈)
如果他的一些日常思考性內容只會分發在朋友圈,你能有多少機會這個人更多的“文字輸出”?甚至是“個人化”、“情緒化”的表達?
更進一步,“文字輸出”更多會是觀點、結論性的,而音頻這種形式,不光讓你更直接感受他的“思考方式”,還展現了更多他的“表達方式”,你能夠最近距離感受他的邏輯。 音頻在資訊接受效率上必然有損失,但是能夠讓你感覺上距離你喜歡的名人大V更近一點,近距離感受他的思考與輸出。效率的損失換來的是對內容產出者更深的認可、粘性、更長週期的深度關係。

優勢和劣勢分析


音頻的資訊傳達效率無論和文字還是視頻都沒法比。
而其優勢就在於可以做到“時刻的陪伴感與真誠”,非常適合營造出一種“場景”,仿佛這個人就在旁邊和你。我自己聽音頻節目的時候,要麼是通勤、要麼是開車、要麼是已經不想抽出一絲注意力去看任何的畫面了,視頻或是書籍都不想,只想癱著,聽聽音樂,或者聽聽人說話。
在這種時候,我是孤獨的,我對於“情感價值”的側重點會更強。
的微信視頻號,在我看來道理是相似的。
你真的想看著一個人一張大臉懟鏡頭前跟你一直講話嗎?親戚都不行,長再好看都不行!
而且如果真的強調純粹畫面的感染力,為什麼還會有小窗功能(當然不是只有視頻號有)?就是因為“”也具備等同於畫面的價值,前提是你進入了這個直播間裏,你就進入了這個“場景”。 其次我自己來說,很多時候聽播客,一方面是為了消遣、陪伴,另一方面也確實是希望找到“認同感”。
迷茫、年輕、淺薄如我,其實很需要一個可以追隨的意見領袖,但我知道很多人我是根本沒有機會去接觸到的的,我只能去模仿、去想辦法接近。如果能夠聽到他對於更多問題的思考、態度、觀點,會讓我覺得很開心。
音頻節目最常帶給我的一種時刻就是:“啊,原來Ta這麼厲害的人也是這麼想的,Ta也迷茫過啊。” 我當然知道這是我一廂情願的一種自我滿足、自我安慰,但這真的重要嗎?
僅僅是那個瞬間的感動,就足以成為我向前邁多一步的動力。
所以在我開淘寶店失敗回來待業在家、備考研究生時,一些播客給予了我近乎於人生方向的指引。
很多傳遞出的價值觀、思考結論,我至今都還未能完全消化,也不會說百分比贊同與盲從,但是不管多少年後,我都還會記得那些人的在聊的,帶給了我什麼。 


Clubhouse是播客的衍生品嗎?


似乎有些跑題到播客了,但是我理解的Clubhouse確實就像是播客的一個衍生品。
(這裏也是我基於自己的理解下的定義,不要在意,沒有數據背書,沒有權威論證。)
製作一期播客畢竟還是具備一定門檻的,需要消耗很多時間的。製作者仍然需要確保整期節目下來是有一些交付的,或是主題性的、或是訪談性的。
比起播客,Clubhouse強化了一個即時互動性,弱化了“觀點單向輸出”這件事。
發散一下,現在電商是非常強調“人、貨、場的”,語言與聲音非常利於營造出一個場,或者放大一個場,這個場是主持人自帶的,基於自己積累的信任遷移過來的。
如何聽到我喜歡的、不做播客的大佬,他們更多個人化的思考和表達?
到Clubhouse聽他和朋友們聊聊天就挺好的,能給我長見識,我很滿足。或者看看他們有沒有開視頻號直播,露不露臉都行。
說點人話,我就是見識淺薄,就想聽聽大佬都在想些什麼、說些什麼。
至於說通過語音去社交、拓展興趣圈子,暫時我還不認為自己屬於目標用戶。我一個進入各類社群都怯於用文字表達的人,就算到了一個語音類社群,我也會作出同樣的選擇。
不過我也進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房間,其中感覺最友好的就是這個“陌生人提問陌生人”,遇見了非常多有意思的人與故事。
互聯網人如果想要在這裏也保持個人精進與成長學習,你甚至能聽到流量與私域的一線見解,以及Saas工具的廣告…….劉思毅大大通過個人號宣發與Clubhouse自帶的社交裂變能力,裂變出了不下於8個200人的社群,據說個人號當晚直接擴列1500人,基本已經沒有哪個平臺能夠達到這個效率了
甚至可以開始當成招聘軟體……而且這上邊其實全是Boss本人,這才是Boss直聘好嗎!

真的是“去中心化”嗎?


一開始被捧多高,後續就有可能被踩多重。 你說現在冷啟動階段這些用戶,他們有沒有圈地自萌、精英自嗨呢?我也不太清楚。按照“品玩”那篇10w+文章裏的論證路徑,確實邏輯自洽,雖然你能明顯感受到這篇文章裏“對優越感和小圈子的憤怒”;
你說這個產品真的符合所謂“去中心化”的理想形態嗎?我只看到了中心化(圍繞意見領袖)表達的遷移,只是看起來社群形態產生了一些變化,給了平常人一些表達的機會,但是並不意味著大家就會開始表達;
開放註冊後會由於各類激進言論持有者的湧入,導致產品體驗更糟糕、意識形態更分裂嗎?不懂,想不到那麼遠,而且前提也不明確;
在國外“打賞付費”非常成熟的環境下,這個產品的商業模式和變現是否真的成立?國內會不會有類似的產品出現?還是已經有了只是我不知道?還是會顛覆Clubhouse?不知道,我目前感覺變現路徑並不是很明確;
會不會半年後大家就降溫了,紛紛離開這個產品了,沒有興趣和力氣再去做一些有價值的話題討論了?意見領袖也說累了,感覺每天都說自己想什麼有點太“裸奔”了?我也不太清楚; 這些掰扯離我都太遠了。

最後想說的話


我沒有資格下這些定義,我只是單純感覺,裏邊很多人是我三點一線的日常中永遠無法觸及的,但是這個平臺現在給了我這麼一個機會,去聽到他們的表達與見解。
我只是一個想要看到更大世界、聽到更多不同的想法的年輕人罷了。 
對我來說,只要我喜歡的人仍在使用這個產品,仍然在表達,我就會一直用下去。

記得小時候自己在家時,會把電視開起來,放在那裏。

不看,就是單純覺得家裏有聲音,就比較熱鬧,自己待著也不害怕。

Clubhouse一周使用體驗-精選圖

Related Posts

發佈留言